会员登录

新常态下学校教学管理模式探究

微信咨询
扫一扫
2016/10/8 10:33:37 / 浏览:69次

    众所周知,在教育新常态下,学校教育的主旨是学生全面而又有个性、可持续发展。教学时空由传统的课堂向校园、社区和生活延伸,教学行为方法更具选择性和多样性。在新常态下,传统的教学管理工作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教学管理工作必须走出传统的管理模式,与时俱进,才能顺应时代潮流,符合新常态要求。
  一、新常态下学校管理的定位
  要进一步明确学校的定位。学校的基本定位应该是服务,应该是尊重生命成长规律与需求,这种服务不是简单的生活服务,而是满足学生知识和精神需求,服务学生的生命成长。学校是政府教育公共服务的基本单位,每位校长都应该有公共服务的能力和公共服务的文化自觉,校长必须明确自己是代表政府为社会提供服务的,只有准确把握这一角色,才能更加注重学生的满意度。
  学校要更加注重教师的师德培养。没有哪个学生是教出来的,知识可以教给学生,诚信、情感等不是教出来的,教育就是生命影响生命。学校要进一步加强教师的精神建设、师德建设,教师要坚信做好自己,就是最好的教育。做好人、行善事,定能教出好学生;教师要有追求教育“附加值”的精神,要通过身教,让学生感到亲切温暖,培养学生的爱心。
  学校要更加注重学生价值观的引领,要让学生知道应该喜欢什么,应该拥护什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是教出来的,而应该是影响出来的,教育工作者不能被分数所“绑架”,在教书的同时更要育人。
  二、管理模式发生的转变
  1. 多元并重。传统课程背景下的各项教育管理工作,“管理规范”的标志就是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统一的课程计划、课程设置、教学进度,甚至全国统一的考试、评价内容;优质课有统一的评价细则等,统一的标准带来一定意义上的公平的同时,又产生了某种意义上的新的不公平,“自主性”、“多样性”、“可持性”、“研究性”和“生活化”、“人文化”、“个性化”既为教育新常态所倡导,教学的内容方法的使用,以及教师业绩和学生的学业成绩的评价等当然也就需要多元化,只有这样,才能使学校的日常教学工作既有常态的教学行为,又有非常态的独树一帜的创新,让教师在新课程的实施中拥有自己的“话语权”、“作为权”,这样既有利于教师的专业成长,又有利于学生兴趣、特长的培养。这就要求,新常态下的教学管理,既要有标准,又要有弹性;既要有基于对“物”化的资料的评价,又要有基于表现的评价,基于观察与对话的评价,只有这样,才能更接近于教师和学生的真实生存状态,实现有效的管理。
  2. 文化管理。传统的教学管理之所以大力倡导“用制度管人”、“用制度管事”,是因为它能有效地减少甚至避免人情因素对工作的影响,但是机械僵化,不近人情,往往也正是“制度本身的缺陷”,特别是那些闭门造车,依葫芦画瓢画出来的制度,更是让师生难以适从。这与教育新常态所张扬的无处不在的“人文主义”关怀是格格不入的。教育新常态下的教学管理期待的是“人性化”的制度,柔性的管理,因此必须建设与新常态相适应的、包括制度文化在内的、以“和谐”为内核的校园新文化。这种文化体现在制度方面,则这种制度是某种意义上教学管理人员与教师之间,教师与学生之间在很高文明程度上所达成的社会契约,它比较容易成为心悦诚服共同遵守的行为规范,体现在领导与教工的关系方面,则这种关系是同一团队的角色分工关系,都同为团队整体效能得以实现的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团队精神、亲密协作成为各位成员的行为准则。体现在课堂上,则是师生互动默契,悦性怡情,长识益智,“共性”、“个性”共生共存的教学生存状态。另外,教师的专业成长培训、教研教改、思想教育、后勤服务等方面的工作,也都应该形成一种与新课改适应的文化氛围。
  3. “等级”管理。学校教学活动有其特殊性,行为主体所付出的劳动,无论是“量”还是“质”都很难被“客观化”,教育对象是有主观能动性的人,教学效果无法以物质形式呈现,教育是公益产品,它的产出会对社会产生一种有益的外部效益,从管理的角度看,所有这一切,决定了教学的管理目标很难被客观地加以“量化”,教育新常态要求消解传统教学管理本来就已不科学的、“硕果”仅存的可量化因素。“量化”管理在新常态面前已显得苍白无力,失去了效度和信度。教育新常态所倡导的学生学业成绩评价手段多元化,“分数不等于学业成绩”,更是断然否定了以往用学生分数和升学率来量化考评教师工作业绩的逻辑合理性,“量度”明确的“目标”,“量化”能实现有效的目标管理,“量化”不明显的目标,就只能寻求别的更科学的管理方法。因此,以“定性”为目的的等级制度管理可能比“量化”管理与教育新常态更相适应,更具科学性。

分享文章到:
期刊论文:上一篇下一篇